京博彩票·TVB双重"人格:巨头转向 新"港剧时代"能否卷土重来?

京博彩票·TVB双重

京博彩票,TVB的双重“人格”:巨头转向 新“港剧时代”能否卷土重来?

本报记者 吴燕雨 北京、香港报道

导读

50岁的TVB选择与中年危机和平相处,并在“知命之年”重新回归“少年”。

“现在的TVB,是20世纪和21世纪同步进行的。” 电视广播有限公司(下称“TVB”)副总经理(节目及制作)杜之克边吃午边说。此时,正值TVB旗下流媒体myTV SUPER两周年,其登记用户宣布达600万(香港人口740.98万);而距离用餐的TVB餐厅不远处,4部电视剧正在TVB电视城内的摄影棚、外景区同时拍摄,这其中,不乏有可能成为TVB台庆剧的经典港剧。

三年来,为了跟上TVB向新媒体、年轻化的转型节奏,杜之克习惯了在“会议”午餐时间、用流利的普通话向人解释TVB的现在和未来。

TVB内部已经不再回避“中年危机”这个敏感词,相反,从高层到员工,都已直面危机。而早在三年前,TVB便意识到转型势在必行。“我们从出生到中年都没有问题、很开心;中年之后,互联网的冲击带来了很多问题。”电视广播有限公司行政总裁李宝安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如何从传统的电视媒体转型新媒体?简言之,发展OTT、与内地合作、开拓海外华人市场、社交娱乐平台,成了TVB的出路。

如今,曾经的电视巨头TVB,正在经历转型的阵痛期,已然成了集中年危机和少年初生牛犊于一身的双重人格。“转型的路上,我们已经跑了51%,前面还有一段路。”李宝安说。

危机来临:内忧外患

三年前,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冲击着香港媒体市场。智能手机的普及,海外内容的进入,给香港观众提供了新的内容选择,TVB要面对的不止是本土,也有海外的优质内容;互联网灵活的使用时间,打破了传统电视的排播模式,迅速吸引了观众;而观众中年轻人的崛起,触发了新的观影喜好。2016年,曾与TVB分庭抗礼、辉煌一时的亚视宣布倒闭,行业一片衰败。

无独有偶,外部竞争压力陡增的同时,内地影视行业和视频平台以光速发展。TVB艺人、创作人员作为行业内最优质的人才,被内地以高价“挖走”,出现了大面积的艺人离巢。

政策的阻力,让TVB进一步淡出了内地市场和观众的视线,几乎“沦为”一代人回忆中的标签。面对重重阻力,TVB似乎也失去了原有的光芒,就连TVB擅长的警匪、律师、宫廷等经典港剧题材,都没有再出现真正意义上的爆款。而在黄宗泽、佘诗曼、胡杏儿等一批标志性艺人离开后,TVB在过去几年中,也未再培养出能与之相媲美的头部艺人。

“过去这么多年里,我们一直都有一点太过于感觉良好,以为行业的主要人才都在TVB里面,其实没有的事。”杜之克对记者坦言,“我们虽然培养了很多人才,但这些人才都流失了。”

曾经辉煌的TVB在内忧外患中陷入了低谷。“没落”“走下神坛”等词语,成为了媒体习惯在TVB前使用的定语。

2015年开始,TVB年收入出现下滑,从上一年的49.12亿港币下降至44.55亿;2016年,又一度下滑至42.10亿,利润从上一年的13.31亿港币,暴跌至5亿港币。

困境还在继续。2017年财报中,TVB将2017年定义为艰难的一年。尽管收入相比上年有所上升至43.36亿港币,利润却跌入谷底至2.44亿港币。而这个数字,仅为内地一部电视剧的投资额。

“低潮的时候,我们有些分心,一方面是人员流失导致的分散;另一方面,我们没有像以前那样如此专注于内容创作和制作。”杜之克分析。

从财务上来看,李宝安将利润的下滑总结为广告收入的下跌和发展新业务的成本投入增加。

“过去我们的主要收入就是广告,而广告到了2015年便开始出现下跌,之后再度下跌。这不止体现在TVB,整个香港媒体的广告收入都在大幅下跌。不过2017年我们的广告收入开始稳定,2018年也看到了比较好的势头。”他告诉记者。

财报数据显示,2016年,TVB全年广告收入较上年的28.9亿下跌15%至25.58亿港币;2017年,缓慢增长0.1%至24.59亿港币。

收入下降,成本却在上升。2015年,TVB开始酝酿OTT业务,并对其进行投入。这导致其成本在2016年出现增长,从同期的34.39亿增至38.88亿港币,2017年继续增长至39.43亿港币;其中,内容成本从2015年的13.31亿增至2016年的18.05亿,后在2017年降至17.89亿港币。

“OTT的投资期已经过了,我们不再被冲击。广告收入在复燃;新生意的投入变为新的增点。理想的收入结构是让OTT的广告收入成为主要收入来源。”李宝安说。

出路:开放

“一个好的市场,必须要开放。”杜之克说。经历了几年低潮的TVB决定开放。

2016年,TVB迎来了大股东华人文化,董事长黎瑞刚出任TVB董事会副主席。“我们原来的股东比较保守,但华人文化的DNA不一样,他们有互联网和国际视野。很多的想法,我们不需要跟他们解释太多,他们一听就懂。”李宝安告诉记者。

开放的第一步是拥抱内地,李宝安透露,TVB最初与内地视频平台的合作是黎瑞刚牵头的。双方一拍即可,此后,TVB开始与视频平台联手打造内容,重回内地市场。

合作的主要方式为引进剧、合拍剧,即内地平台所说的定制剧:由内地视频平台投资或联合投资、TVB承制,并在内地平台、香港媒体渠道播出。

2017年,TVB与腾讯视频联手打造《使徒行者2》《溏心风暴3》,并发布了《深宫记》的合作。今年,又与爱奇艺合作《再创世纪》;与企鹅影视合作《铁探》;与优酷达成平台合作,在2018年输出TVB剧集至优酷平台,目前,已确定输出的剧集为4部。

不止TVB,TVB关联公司邵氏兄弟影业也与内地平台开始了定制剧合作。在邵氏的项目中,TVB也与邵氏开放了合作。

如正在优酷播出的《飞虎之潜行极战》,其飞虎IP缘起TVB,片中的大部分艺人也为TVB的签约演员,主演黄宗泽、吴卓羲等人则为邵氏的签约艺人。

对于出走艺人的态度,TVB则变得更加包容。相比于之前死板的经纪约,如今,即使是出走艺人,也可以与TVB进行项目制合作。如萱萱出演TVB热播剧《一个女人三个因》等。

杜之克把这种新模式称为“泛TVB”,不仅艺人,曾经在TVB体系内成长的编剧、监制等创作人才也可与TVB进行项目合作。“这个关键不是我们的能力有多大,而是他们离开TVB后,内地的创作环境需要适应,也可能出现水土不服,在他们内心还是愿意做港剧的。”

目前,TVB签约艺人有约800位。此外,为了更好地挽留人才,TVB提高了与头部人才项目合作的酬劳。但据记者了解,这部分酬劳依旧无法与国内片方开出的价格抗衡。

相比之下,从传统电视台向新媒体的转变是诸多改变中的核心。目前来看,其包括OTT渠道myTV SUPERr,社交平台Bigbig Channel,此外,TVB还将OTT业务发展至海外,发展TVB anywhere。

旧媒体到新媒体

TVB的OTT故事从2015年开始,这一年,互联网真实直接的冲击,让TVB电视业务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原本负责电视付费业务的林桂兴“临危受命”,转向负责TVB新成立的流媒体业务,担任MyTV Super Limited营运总裁(业务发展)。

“手机的普及和线上视频改变了观众看电视的模式,他们可以在任意时间使用点播服务。另一方面,付费电视业务受到了很大的冲击,整个行业都很低潮;且在没有提供线上内容的时候,盗版问题非常猖獗。” 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从筹备到上线经历了一年。这艘在传统媒体海洋中行驶已久的巨轮选择转向,在当时有太多问题需要解决。

首当其冲的第一个产品是myTV SUPER,在整合了付费电视业务、节目部、内容策划部门等几乎全公司所有业务的人后,OTT部门正式成立,首个产品定位线上视频服务平台。

首先要解决的技术。与电视台的底层卫星技术不同,OTT需要的是宽带网络、硬件技术服务,为此,TVB于2016年4月在香港推出OTT服务myTV SUPER,并与互联网服务供应商及电讯公司(即香港宽频、HGC宽频及3香港)合作提供捆绑式套餐。

另一个要解决的问题是myTV SUPER的服务方式,应形成怎样的服务结构。目前,myTV SUPER是收费模式包括电视盒子基本版780港币/年、至尊版1880港币/年;APP基本版 38港币/月;网页版基本版38港币/月。据悉,其付费用户目前为150万。

产品上线后不久,myTV SUPER迎来了第一个内容红利,即2016年奥运会的内容转播,用户在这个阶段得到迅速增长。林桂兴对记者透露,从0到500万的增长很迅速,500万之后开始缓慢。截至今年4月,myTV SUPER注册用户达600万;使用OTT 盒子的用户有超过100万的家庭。

“香港有220万的家庭,我们希望下一个增长点来自于盒子家庭的增量。”他说。

“我要它(OTT广告收入)变成新的增长点。”李宝安给OTT部门给出了直接的KPI。

去年,新上线的产品Big Big channel让李宝安感到兴奋。Big Big channel的基本定位是社交平台,以TVB剧集内容制作为鬼畜内容、艺人直播、短视频等内容形态,很大程度的加强了TVB与用户之间的粘性。

在这样的基础上,Big Big channel计划用内容打通电子贸易。李宝安举例,如在美食节目中,对涉及到的食材、厨房用品等产品进行引导销售。据记者了解,BigBig channel计划推出BigBig shop等产品形态,直接面对品牌商,并进行广告内容策划。

在香港打开局面,TVB的OTT野心却不仅限于香港。李宝安对记者透露,TVB anywhere已经覆盖包括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等多个地区。“我们的目标是覆盖在全球的华人地区。”

目前,TVB将内容官方授权给了内地泛粤语平台——埋堆堆。对此,杜之克对记者透露,会将短视频、社交的内容授权给埋堆堆,也会定制部分内容,如香港艺人的访问等。

电视剧内容的授权,目前落地在优酷平台。但据记者了解,其协议截至2018年,未来的版权输出将落地于哪个平台,还是未知数。

拥抱内地寻找新港剧气质

除了通过优酷向内地输出版权,与内地合作的定制剧则承载了更大的意义。

杜之克透露,TVB每年会拍摄电视剧23部,520个小时,用以满足TVB的排播需求。其中,目前有3部为内地合拍项目。

“未来希望逐步增至五部、六部,全部23部都和内地合作是最好。”李宝安笑称。

寻求增加与内地的合作背后,是内地合拍项目为TVB带来的巨大红利。

直接的财务数据看,2017年,TVB与优爱腾的合作合拍剧项目为其带来了1.85亿港币的收入。“高预算,大制作”,是合拍项目的关键词。

一方面,TVB作为重要的内容品类,是内地流媒体抢占的高地,也是其拉新付费用户的重要砝码;另一方面,对于TVB来说,也提高了TVB内容的整体制作水准。而在内地输出的重点项目,也让TVB培养的新艺人被内地观众熟知,有机会培养内地观众心中的新一代TVB偶像。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获悉,TVB电视剧的成本一般为一集100万港币。而与内地合作的剧集,则可达500万港币一集。

长期的合作,也提高了TVB整体的制作水准。杜之克透露,与台湾制作中心合作打造的新剧《十兄弟》成本将高达500万-600万港币一集。目前,该剧还未与内地合作伙伴确认合作,TVB希望以《十兄弟》为开端,探索新的港剧气质。

目前,内地与TVB合作的项目都是传统港味的TVB电视剧。“最开始的合作,按照内地合作伙伴的想法,经典的IP最安全、最没有风险。从TVB的角度,一开始当然要拿最好的IP。但我们希望有新的东西产生。”

在已确定的项目中,传统IP和新开发题材各占一半,未来会增加新题材的比例。

探索新的题材是否会失去港味?

李宝安告诉记者,TVB的原则是不能失去原有的优势。“我们的优势是拍香港文化、香港特色,如果放弃了这些,而去拍摄不是我擅长的东西,这就是不应该的。”

这种改变是顺其自然的。杜之克对记者分析,过去十几年,TVB的创作人才很多是从内地过来的,他们的文化影响并不发生在香港。但到了现在,大部分编剧都在香港长大,看香港的东西,而香港作为一个国际化城市,年轻编剧讲故事的语言与上一代是不同的。

“简单来说,是比较摩登,多一些现代化,这是时代的变化。”杜之克说。

底气:工业化

4月15日,周日下午,位于香港将军澳的TVB电视城内雨过天晴,摄影棚区内,四部电视剧正在同一时间于不同棚内拍摄。棚内搭好的格子间,完整的呈现了卧室、客厅、办公室、舞台、剧院等经典TVB场景。其中一个摄影棚将于当天完成拍摄,拆除改造为另一部剧使用。

棚外,另一部电视剧正在电视城内的外景区拍摄,这里被搭为民国时期的市场。市场旁边是还在搭建的豪门大宅,外景区随拍摄需求随时改变,而正在拍摄的便是TVB下个阶段排播的重点电视剧,制播一体化的模式下,这套完整的电视工业体系,曾为TVB带来辉煌时代;如今,也是51岁的TVB寻求改变、势在必得的底气。

2003年搭建完成的TVB电视城,占地15525平方米,包括23个录影棚,11个用于综艺、5个用于用户喜剧、7个为新闻演播厅。从外景到拍摄到服装,这里所拥有的每个环节,加起来几乎就是内地影视公司苦苦寻觅的工业化体系。

如占地约1155平米的服装厂,所有TVB剧中出现过的服装都聚集在这里。正在上映、拍摄、已拍摄的服装均分门别类放置、按照不同储存方式摆放在不同的区域;而不同的服装、配饰,所需的储存温度均有所差异。不同的帽子、外套都按照所需温度被摆放在温度恒定的货架中。

据悉,这里共有超过11万件服装,每一件服装,大到黄袍、小到领结,均有自己独一无二的编号,每一个序列都有相应的负责人。工厂外,一个智能大脑保证了服装的有序摆放,被需要的时候,可以很快找到任意服装。整体来讲,类似于一个巨大的图书馆管理。

拍摄外景随时根据拍摄需要改变装潢,行走在外景拍摄区,几乎到处都是TVB剧中经常出现的场景。下一个转角,就可能会遇到《宫心计》里的后花园、偶遇一位盛妆的TVB演员。

在完整的工业化硬件和架构基础上,保证这套架构运作的核心是机制。而TVB也因此成为了中国唯一一家制播一体化的媒体巨头。

在杜之克看来,关键并不是工业化,而是将不同环节的人才聚集在一起,在同一个地方操作。“这是我们最大的特色,大部分环节,都有内部人操作,即使有外部元素的加入,都能够很快地融入每一个环节,在内部实现操作。”

这是TV在辉煌时期的基础,即所有人才专注于内容创作,也是年过半百的TVB重新回到少年的底气。

成本分配上,TVB的成本结构也更为合理。杜之克介绍,每集100万港币的成本,在具体项目的体现上,70%用于维持整个工业化机器,保证每个环节流程的运作。这其中,包括主创人员、制作等基本费用。剩余包括演员片酬在内的部分则为30%左右。

编剧是其中至关重要的一环。与大部分内地影视公司不同,TVB拥有编剧团队100余人,这是其最大的财富之一。但杜之克认为这远远不够,在他看来,按照目前TVB的内容容量,200人的编剧团队是较为理想的。

他介绍,每个项目会动用4-5个编剧,往往在开机前9个月确定题材,并用不少于9个月的时间打磨剧本。

与内地部分编剧在成名后同时操作多个项目不同,TVB内的编剧不能跨项目,一个项目结束后,才能开始下一个。

《十兄弟》,与腾讯影业合作的合拍剧《冲上云霄2020》的剧本周期预计将超过一年,这两部戏都是有可能成为“新港剧”的雏形。

合拍剧给了TVB更大的想象空间。与引进剧不同,确定为合拍剧的项目可同时发行至电视台、流媒体,更有利于港剧在内地的重新回归,也是TVB下一步探索的方向之一。

结束了长达4个小时的采访,杜之克坦言自己将陷入无数个无眠之夜,就在近期,《冲上云霄2020》项目已进入前期筹备阶段。

然而,这不是最难的一部剧,首次与内地合作的《使徒行者2》的过程更是艰辛。整个过程中,杜之克需要和不同的人多次解释这种做法。“如今,20世纪的TVB和21世纪的TVB依然在同步进行,我们依然需要用很多工作将TVB这艘大船向21世纪挪过来。”

“要解决的问题很多,但最终能找到出路的只有一个。最重要的是这部剧为什么在内地会火、为什么在海外华人地区会火,这个答案是最关键的。”

充分解答这个问题,是一切工业化的开始,也是TVB重新回到舞台中央的核心之一。50岁“知天命”的TVB,将在下一个50年寻找新的“港剧时代”。 


188bet